芳草碧连天

中午的时候在群里听到一个同事说他要走了,我眉头忽然皱了起来,嗓子变得有点干涩且拥堵,感情这种东西即使我想去克制,但是在它真正要表露出来的时候却不是理智可以阻挡的,就像中了一颗子弹,打的我半天动弹不得。

我们平时很少说话,见面会寒暄几句,但我就是喜欢他,因为我知道他是可以端着酒杯跟我喝到拥抱的人。晚上我们一起吃了饭,够意思的是他为了陪我喝酒而不开车回家,我因为晚上有发布的关系只能喝两瓶,刚好是幸福指数最好的量。

让我难过的是以前怎么没有好好跟他说说话,以至于现在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去化解这两年的存在感,我们只是聊了聊过去的事情,把两年的事情在一个小时内说完这是一件技术活,我没有问他去了哪里,他说我是第一个没有问这些事情的人,我说不管你怎么选择我们都是朋友,既然是朋友那么相信你的选择就行了,其他的都不谈。他说要送我一样东西,但是不知道送什么好,因为他能想到的我基本上都拥有,而我差点就脱口而出我刚想买一个***,哈哈,他真是一个可爱的人。

酒终人散,各自天涯。

小罗走的时候我是有心理预期的,我知道毕业生总会离开这个集体,更何况是恩爱狗系列。我应该知道你去了哪里,我也知道你在做些什么,但我从不去主动问起,哪天下雨的时候不小心在路上遇到没打伞的我,记得按下车窗叫我一声,我一定会惊讶到以为没有下雨。

小飞离开的时候有点突然,就像我已经把棋盘摆好,却发现少了一个車。他说趁年轻要去闯一下,这样就不会后悔,嗯,这才是我们部门人的气质。吃饭的时候我对他说,我既希望你回来又不希望你回来,希望你回来是因为我认同你的能力,不希望你回来是因为你在外面一定获得了更高的价值,总之不要担心,哪里都有你的位置。

顾军是我在公司最好的基友之一,我听他说要闪人已经听了两年了,今天六月份的时候我觉得这次可能是真的,有了几个月的心理过渡期,所以他离开南京的时候我显得略微平静,最后一次见他是他把租我的显示器还给我,一身无袖蓝色篮球衫,大裤衩,好像又回到当年他刚到部门那种羞涩,只是说了几句话我就抱着显示器上了楼,留给他一个深邃的背影和璀璨的菊花让他想念,下次回来的时候记得找我喝酒,别忘了你的克鲁兹还在我手里。

我现在在想和其他一些人挥手道别的情景,芳草碧连天。

谁画出这天地,又画下我和你,让我们的世界绚丽多彩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