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人的困惑

这两天不想写代码,或许在想一些比写代码更有意义的事情,我把这样的感觉称为普通人的困惑。

有困惑的时候我很容易睡不着,于是会冥想一些事情,从最近发生的事情中找一些关联,并试着做出正确的选择,选择几年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。

我突然想起了小C,有一次我去北京,抽了点时间去找他,那个时候习梦想家还没有上台,部队的车牌还是空A。他开着空A的车带着我围着北京城绕了一圈,路过八大胡同的时候他指着那里说我一定喜欢,然后他又说也许明年就不在这个城市了,后面这句话我就当做没听见。时间过的总是比想象中的快,我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很晚,挥手道别后我看着他的车越开越远,我在想高考那年他选择了当兵应该不是一件坏事。

最近老炮这个电影挺火,闲着没事看电影协会给我推送了一个盗版老炮,我忍不住还是看了,看完之后我想起了小L,这小子前几天喝酒的时候刚把人给揍进了医院,陪了不知道多少钱,这事我是听小Y说的,还说不想让我们这些在外地的知道,要知道小L可是两个孩子的爸爸,老三还有几个月就生了,真为他揪心。

再说说小Y,这小子脑子一根筋,子承父业接替了他爸的小工厂,每次跟他一起吹牛逼总觉得这小子早晚被人骗。上个月估计喝多了,在微信群里自言自语语音谈起了人生,我回了句说我明天就买票回去行不行。他我小半岁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人太老实了在很多时候倒成了劣势。

还有一个小Q,年轻的时候赌博成瘾,欠了一屁股的债,当然其中也有我的一份,后来被债主追债躲到了南京,我自然要收留他,现在想想已经快四年了,如今他还在南京,只是偶尔来看我。

再说一个小P吧,这小子是我的毛弟,上学的时候总喜欢玩忧郁,当时我也跟着他一起玩。去年初冬的时候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想我了,我说你想我就来找我啊,苏州离南京也就几根烟就到了吧。这小子跟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找你吗,就是因为我不想经历相聚又分离的场景,我只回了句草就不说话了。上学的时候我只是假装很忧郁,现在才发现有些鸟人是真尼玛忧郁。

小C小L小Y小Q小P,大家都在经历着普通人的困惑,困惑的时候就会止步不前,就像薛定谔的猫,也许明明知道往前走一步会是什么样子,可是就是不想走那一步。

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,有多少正在疗伤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